东海一枭:想起黄翔写给红冰

《想起黄翔》

天空比那时候宽了一点
比那时候的铁笼子宽了一点
虽然比李白头顶的天狭窄得多
至少也有三五米宽吧
可以供小翅膀扑腾几下了

可会飞的翅膀越来越少了
虽然鸟儿越来越多满坑满谷
虽然鸟儿名字越叫越大
大鹏早已落后
都叫世界鸟银河鸟宇宙鸟了

不由得一次次想起黄翔
那是怎样的翔啊
把鸡笼子当作大道青天
把一两尺宽的天当作万里长天
把翅膀当作刀子或霹雳

翔!翔翔翔翔翔翔翔
那是怎样悲壮怎样精彩的翔啊
那是一次次实力悬殊的挑战
那是一次次突破天荒的进军
那是一场场血泪交迸的战争

重播黄翔与整个世界的战争
啤酒高成白酒白酒烈成火
烈火焚天,我头顶天空将不断变宽
直到与黄翔借居的美国天空一样宽
甚至更宽
2006-7-13东海一枭

《写给红冰》

谁见过红的冰?
这里就有一块!
冰红是因为里面藏着火
自由圣火

有冰山经验的旅者都知道
从冰中可以取出火来
但要借助阳光。红冰不一样
在黑夜里一样生出火来

2006-7-13东海一枭
首发2006、7.14《民主论坛》http://asiademo.org/

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

上一篇: 下一篇: